公司新闻

您的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渝蓉“双城记”之六:深陷资金危局 力帆难以为继

时间:2019-08-29编辑: 点击率:

车市下行,部分地区汽车产业对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遭遇挑战,以汽车为支柱产业的重庆可谓其中的代表;相比之下,同为西南重镇的成都,汽车产业在突飞猛进之中也开始触摸“天花板”。

作为我国西部地区的两个“国家中心城市”,重庆和成都汽车产业的发展有着怎样的相同与不同?在遭遇车市寒流下,两地的汽车产业和代表性企业将何去何从?通过数据分析、实地采访、专家答疑、案例剖析等形式,-对重庆、成都汽车产业进行对比分析,以期探寻发展规律、总结经验,为提振汽车产业、推动两地经济进一步发展提供借鉴。

今天是-推出重庆与成都汽车“双城记”的第六篇,让我们看一看重庆一家名振海内外的民营企业——力帆的生存现状。

“平均一周内也就一、两天能看到有工人出入。”7月中下旬的一天,-记者在走访力帆汽车位于重庆市北碚区嘉德大道10号的第三工厂时,一位正在附近清扫道路的保洁人员如此告诉记者。在随后的一个小时内,记者在力帆三工厂西门外,也未看到有任何的员工或物流车辆进出。

三工厂的“门庭冷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力帆的现状:销量暴跌、负债累累、股份冻结……作为重庆汽车业民营企业的代表,如今的力帆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在国内车市持续下行的背景下,其状况更是不断恶化。

力帆第三工厂 王跃跃 摄

7月17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力帆股份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从7月15日起,为期3年。公告显示,力帆控股目前持有力帆股份6.21亿股,本次冻结股数为6.16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97.28%,占公司总股本的45.96%。这已是一个月内,力帆控股第二次被冻结股份。

截至目前,力帆集团创始人尹明善及其家族在力帆控股所持有的股权几乎全部被冻结。这也将本就负债累累的力帆进一步推到了生死边缘。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总资产为268亿元,而总负债19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2%。2018年,力帆股份流动负债账面余额高达187.8亿元,同期流动资产仅为134.29亿元。

眼见自己一手建立的“商业帝国”已至存亡之际,退休多年的尹明善只得以80岁高龄再次出山,带着力帆变卖资产挣扎求生。2018年10月,力帆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生产基地转让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获得33.15亿元资金;同年12月,又将旗下拥有汽车生产资质的力帆汽车100%股权以6.5亿元转让给“造车新势力”车和家。

力帆二工厂 王跃跃摄

力帆二工厂在地图上已变更为“重庆理想制造有限公司”

-记者在此次走访中也发现,力帆位于重庆市北碚区蔡家岗镇凤栖路12号的第二工厂,虽然门口依然挂着力帆的“金字招牌”,但是在地图上却已变更为“重庆理想制造有限公司”,不禁令人唏嘘!

“作为由摩托车起家的企业,力帆一贯走低端路线,在汽车研发上投入低、新车型迭代也不能及时跟进。”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消费者对汽车认知越来越高,车企没有研发投入、不重视产品质量注定走不远。

尤其在当前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力帆的研发投入更是屈指可数,甚至是将研发资金挪作运营之用。今年7月5日,力帆股份就曾发布公告,拟终止2015年定增的“汽车新产品研发”募投项目,并将项目结余资金4.49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力帆终止2015年定增的“汽车新产品研发”募投项目

数据显示,2018年,力帆研发费用仅为1.88亿元,主要以现有产品升级及电动化为主。相比之下,吉利同年研发费用为19.26亿元,长城为17.4亿元,力帆只相当于吉利或长城的十分之一。

产品研发投入低,直接影响到新产品的投放。据了解,力帆主力车型轩朗,以及力帆330EV C尚停留在2017年款。力帆股份总裁马可曾表示,力帆在2019年初将有新的产品和品牌发布,然而截至目前仍未有动静。

更为可怕的是,面对部分省市国六排放标准的提前实施,力帆正面临无车可卖的尴尬局面。根据机动车环保网7月5日发布的信息,目前通过国六申报的车型共有8130款,力帆汽车未在其列。

“随着竞争加剧,一些实力不强的企业肯定面临淘汰。”资深汽车专家赵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像力帆这样不注重研发导致没有新产品投放,对后期的发展必然产生影响,很难说在未来的汽车行业中企业还能否存在。”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13 凯发k8娱乐下载凯发k8娱乐下载-凯发k8娱乐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